导入数据...
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设为主页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德阳门户网>>真情时刻

老人捐千万股权做公益 受赠基金会四年无作为

德阳门户网      http://deyang.cdmhw.com/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5日   来源:中国广播网

​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传承传统文化”是年过花甲的香港律师胡百熙先生的心愿,不仅有意愿,老人也拿出了实际行动。早在四年前,胡百熙先生把价值上千万的股权捐给了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希望基金会帮他实现夙愿。可时至今日,基金会也未兑现对老人的承诺,问题出在了哪里?

  胡百熙名下的联合资源教育发展(燕郊)有限公司曾以出让方式取得了近150亩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并陆续兴建了约4万平方米的建筑物,曾被估价7500多万元。曾想做办学之用。2009年,经人介绍,胡百熙决定,把这笔资产捐给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

  胡百熙:这个地本来是我买的,我后来把它捐给了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具体办法就是给他股份,就是把地权给他,把投资公司的股份给他们。

  2009年、2010年,胡百熙先后签过两份协议,一份是捐赠协议,他向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捐赠49%的公司股权,一份是转股协议,胡百熙向北京金义豪科贸有限公司转让51%的公司股权。之所以和金义豪公司签协议,胡百熙的女儿胡秀娴解释,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向他们推荐了金义豪公司,理由是通过公司操作,方便卖地变现。

  胡秀娴:因为我们就打算百分之百捐赠出去的,他们要求怎么做,来完成这个变现的过程,我们就听他们的律师这样讲,我们知道有金义豪,也是基金会的要求。

  在胡百熙眼里,燕郊公司100%的股权都给了基金会。

  胡百熙:百分之百的股份,我都捐给这个基金会了,不是捐49%,因为是基金会让我通过金义豪这个公司来管理,所以给他们的。

  按照转股协议,金义豪公司该付胡百熙先生3000多万,这3000万是老人对燕郊项目的投资,拿回这笔钱,胡百熙打算捐给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遗憾的是,时隔三年,他并未拿到这笔款项。

  胡百熙:金义豪没有遵守相关承诺,把这3000多万给我,让我给浙大。

  胡百熙捐赠的100%的股权集中体现在燕郊的150亩土地上,可至今土地也没有变现,拿钱来支持传统文化事业更是无从谈起。

  为什么捐赠过程一定要找家企业,而且是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指定的企业?按照规定,基金会接受的每一笔大额捐助都要写进年度报告,接受审计,并向社会公开,胡百熙先生的这份捐赠是否公开过?

  胡百熙先生和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签署捐赠协议是在2009年,记者通过国家民间组织管理局主办的网站查询,并未找到该基金会2009年年度报告。民政部档案馆工作人员也说,没有找到当年的报告。民政部基金会管理处工作人员解释,报告还未转入档案,因为该基金会的报告有问题,正在接受调查。

  工作人员:这个基金会2009年的年度工作报告当时在检查的时候,它有一些问题,我们一直在调查,调查结论还没有最后出。在这之前,我们没有把它的年度工作报告在网络上登出,同样的,相关的东西还没有转入档案馆。

  记者:是什么问题?

  工作人员:这个在正式出结论之前,不方便告诉你。

  2010年,胡百熙和金义豪公司的转股协议签署,可在公开的2010年报告中,记者也没有找到相关接受股权捐赠的说明。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秘书长于戈解释,捐赠已上报,因为不是现金,所以无法体现在报告中。

  于戈:他捐的是资产,民政部和教育部都知道这个情况。

  记者:年审报告上有这笔钱?

  于戈:他不存在是钱,他是土地和房产。

  记者:这个房产有收益吗?

  于戈:没有收益,还有案子在那儿,实际上是有坏人,在干坏事呢。

  对此,一位资深审计师表示,土地和房产同样应该在基金会账面中有所表现。

  审计师:那你已经是这家公司的49%的控股股东了,那你就应该体现在账面上,记到长期股权投资里。

  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章程中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基金会理事、监事及其近亲属不得与基金会有任何交易行为。不过,胡百熙的女儿胡秀娴却告诉记者,基金会选择金义豪公司,签协议时他们从未怀疑过,后来却得知金义豪公司由基金会秘书长于戈的家人经营。代表金义豪公司和胡百熙签署转股协议的人名叫郝锐,正是于戈的儿子。

  胡秀娴:当时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记者:你们后来了解过基金会和金义豪的关系吗?

  胡秀娴:我们知道她的儿子跟丈夫是金义豪的持有人。

  浙江大学本该拿到胡百熙先生的3000多万捐赠款,钱没拿到,他们也获悉,基金会和金义豪公司确实有关系。

  记者:基金会跟金义豪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他们这么运作?

  浙江大学驻港办张平:开始我们不清楚,后来我们了解呢,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的秘书长叫于戈女士,金义豪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分别叫郝毅和郝锐,也分别是于戈的先生和儿子。胡先生在签订捐赠协议时,他们也没有讲这些情况。

  记者通过相关查询发现,郝毅跟于戈的确是夫妻关系,而他们的儿子也的确叫郝锐。郝毅和郝锐还有另一个身份,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健康体育发展中心的主任和秘书长。

  对于基金会和金义豪公司的关系,基金会秘书长于戈断然否认。

  记者:您跟金义豪是一家人?

  于戈:这全是造谣。关系的话,什么关系?法律关系?工作关系?能这么问吗?

  记者:材料中说金义豪的董事长是您的丈夫?

  于戈:告你,不是。

  胡百熙先生捐赠的数千万的土地和资产目前究竟处于什么状态?土地变现,基金会兑现承诺,到底要让老人等到何时?

  河北燕郊,曾经属于胡百熙先生的近150亩土地,从2003年开始被中国防卫科技学院当做教学场所,虽然学校已经停止招生四年,在中防院看来,他们和胡百熙先生关于这块土地的用地争议,不知道与中防院的用地争议,是不是基金会和金义豪公司迟迟不能把土地变现的原因所在,更不知道如果中防院迁走,基金会和金义豪公司会用何种方式,让这块土地变现。记者试图联系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想得到更详尽的解释,对方称,要经过主管部门教育部的批准,才能接受记者面对面的采访。截至发稿,记者仍没有等来基金会的回复。

  接受采访时,胡百熙曾说,自己不支持中防院所说的协议,但他也反复强调,希望土地能尽快变现,也相信在社会和主管部门的监督下,基金会够兑现承诺。

  胡百熙:你问我最大的希望是什么,就是公益事业能够有收益,因为我最喜欢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广。我以为总是他们是基金会就行了,他们管理得好与不好,会有人管着他们,并不是我管的。 (记者 刘黎 栾红)

 

审核:   责编:  
getCorp:2019/10/23 8:19:44,2019/10/23 8:19:44,0| getdetail:2019/10/23 8:19:44,2019/10/23 8:19:44,22.0013| tab-2019/10/23 8:19:44,2019/10/23 8:19:44,0|att-2019/10/23 8:19:44,2019/10/23 8:19:44||1.0001|h-2019/10/23 8:19:44,2019/10/23 8:19:44,2.0001|f-2019/10/23 8:19:44,2019/10/23 8:19:44,0|vcount-2019/10/23 8:19:44,2019/10/23 8:19:44,5.0003| S:2019/10/23 8:19:44,2019/10/23 8:19:44,32.0019